????望见陆老阵师从容不迫地自山洞中走出来,刚刚逃过一劫的众人皆是不由自主的倒吸了一口凉气,这不仅仅是因为他们认出了陆嗣源身上那种诡异古怪的沁红金光之力,还有陆老阵师举重若轻的神态,以及返老还童的容颜,都让人差点认不出来了。

????闭关多日的陆老阵师,整个人似乎大变了模样,以往的鸡皮鹤发全都消失不见不说,脸上的褶子全都莫名其妙的打开了,恢复了一张白里通红的童颜面孔,他剑眉斜挑、两眼明锐、鼻若悬胆、雄须漆扬,俨然只有三十上下的样子,一点老态龙钟之感都没有了。

????陆嗣源好像一夜之间青春涣发,时间倒退到几万年前去了。

????要不那令人印象深刻的脸部轮廓依旧与往昔没有二致,恐怕就连他最宠溺的弟子轩辕雉,也无法将那慈眉善目的老师与此时站在洞前的老顽童划上等号。

????一时间,众人全部傻眼,呆若木鸡。

????“怎么了?这样看着我?”

????背着手慢条斯理从洞中走出来的陆嗣源看见洞府前空地上的风绝羽、爱徒以及班氏、江氏首脑们一个个跟个木头棍子似的杵在那盯着自己看,陆老阵师洒然的耸了耸肩膀,摆出了一副春风如沐的和煦笑容。

????岂不知,刚刚那将近一刻钟的时间,众人皆是在鬼门关上走了一遭,至今身上还渗着后怕的冷汗呢。

????现场略微沉寂了片刻,陆老阵师才后知后觉的尴尬一笑,略显歉疚道:“不好意思诸位,先前多有得罪,还望勿怪。”末了拍了拍了爱徒的瘦削香肩,笑道:“雉儿,你没受伤吧?”原来他什么都知道。

????“师父,你可吓死我了。”经历了生死一线,轩辕雉哇的一声哭了出来,也不知道是因为差点死在洛图阵下恐惧,还是担心恩师走火入魔而害怕,像一只雏鸟一样投进了陆嗣源的怀里。

????众人这才惊醒,赶紧弯腰垂首,把姿态身材尽皆放低小半筹,表示出恭谨之态。

????开什么玩笑,现在的陆嗣源已经不是那个道武圆满的阵师了,而是货真价实的半神,谁敢造次。

????别说刚刚只是有惊无险,就是真的因此死了几个人、或者重伤难愈,他们也不敢有半点怨言啊。

????这个世界,拳头大是第一至理。

????而在凡间界,半神就是所有修行者中的王者。

????天赋卓绝、阵法修为位列天河星界三甲的陆嗣源,已经成为半神级强者了。

????渡过了最初的茫然、恍惚、震惊、不可思议之后,班通卢终于清醒过来,毕恭毕敬的双手合抱按在胸前,正式向陆嗣源施了一个垂首躬身的大礼,言语无比正式道:“赤月班氏七百三十一代弟子班通卢,恭贺陆老阵师位列半神极境。”班氏一族起源于赤月星域,赤月是修真星的名字,班氏族地也在那里,距离紫阳星域不远也不近。曾经风绝羽刚刚进入无序之界遇到的第一个无序界的高手许良,就是赤月星域的修行者。

????而班通卢在班氏族地是七百三十一代的弟子,可见班氏一族的传承可以用历史悠久来形容。

????他用最正规的方式向陆嗣源恭贺,一方面对强者的恭敬,另一方面也是在代表班氏一族向陆嗣源示好。

????虽然仅仅只有一面之缘,但他相信,凭借这一面之缘,日后一定会跟陆嗣源打好关系。

????尽管,成就半神之体的陆嗣源可能不会在下界停留太久,但他的声威绝对会帮助班氏一族在天河星界更上一层楼,甚至帮助他班通卢在班氏一族的地位水涨船高。

????“班通卢?呃……原来是赤月之主啊,幸会,幸会……”陆嗣源虽然已成半神,但一举一动还是那么温文儒雅,半点高人的架子都没有,让班通卢十分受用。

????“不敢,不敢。”班通卢惶恐,随后看见儿子一副痴呆的表情,立马皱起眉毛喝斥道:“琮儿,还不快快见过陆老阵师,傻呆着干什么呢?没有规矩。”

????听到老父训斥,班琮连忙点头哈腰,一贯目中无人的班琮此时就跟小鸡子似的弱不禁风,生怕触了陆嗣源的霉头。

????这时,班宜修方才意识到自己被班通卢抢了先,心中怨愤不满,但如今的场合却不好表现出来,只能后知后觉的跟着一块行礼:“赤月班氏班宜修,见过陆老前辈。”

????“嗯,好,好……”陆嗣源随意敷衍了一声,转而宠溺的看向爱徒,摸着轩辕雉的长发道:“刚才吓坏了吧。”

????“没,没有,师父没事就好。”

????甭管天女如何飞扬跋扈,对待他这师父却是情真意切的好,二人如同父女、爷孙。

????师徒二人聊了两句,陆嗣源这才看向风绝羽,一脸慈祥的笑容都快开花了,居然主动往前走了两步拍了拍风绝羽的肩膀道:“风小道友,这次多亏你了啊……”众人全部懵比。

????尤其是班氏一族的三杰,加上江乘风、悟元尽皆呆住,怎么也搞不清楚二者之间的关系。

????这陆嗣源成半神可是天河星界的大事,虽然以往他的道武圆满和三甲阵师的身份足以让四大修盟礼让三分,但还没有强到所有人望其项背、不敢正视的地步,可是从今天开始,相信天河星界的强者、甚至东极星界的高人们都不敢对陆嗣源有任何轻视之心了。

????因为老人家已经修炼到了凡间界最强的境界——半神。

????一步半神,等于半步踏入神境,接下来就是看什么时候破虚飞升了。

????这个时间有长有短,但长则数十载、短则几年的功夫,老人家就有可能飞升神界,从此彻彻底底的斩断凡尘。

????听到“多亏”二字,风绝羽多少有那么点受宠若惊,但旁人不知道老人家因何突然进入半神之境,他却是心如明镜一般,自然一样的替老人家高兴,毕竟,老人家帮过自己。

????“前辈说的哪里话,是前辈洞悉造化、超脱破境,跟晚辈却是没有关系的。”风绝羽难得谦虚了一把。

????“怎么没有关系,倘若没有你的……相助,老朽还不知何年何月转化真神力,踏入半神之境呢,说到底,最该感谢的就是你了……”即使是一场交易,陆嗣源替风绝羽挡了生死大劫,但老人家的性子柔和,也知感恩,他知道,《阵道十二卷》对自己的帮助有多么大。

????风绝羽意识到陆嗣源言语一顿,道出那句“相助”的话的本意是为了替他打掩护,隐瞒关于《阵道十二卷》的存在,心中不由感激,于是也是语噎不清的问道:“这么说,前辈您……悟了……”

????“哈哈,对,悟了,悟了。”陆老阵师显然十分开怀,大笑间不停的拍着他的肩膀,笑过之后,老阵师目光一扫众人,才对风绝羽道:“风小道友,来,借一步说话。”分明是不想让众人听到后面二人要说什么。

????曲绫昔笑了笑也是随口恭贺着,然后指着远处道:“我去那边等你。”随即便走了。

????这有如逐客令般的隐喻,班通卢等人如何听不出来,唯恐引起陆老阵师不快,赶紧退到了远处,直到风绝羽和陆嗣源手拉着手进了山洞,班氏三人还一头雾水呢。

????班琮完全没明白是怎么回事,但陆嗣源对风绝羽的态度,他却是真真切切的看在眼里的,不由震惊道:“为什么陆老师阵对风先生另眼相看,他们很早便认识吗?”问完这话,班琮扇了自己一个嘴巴,心说这是什么鬼问题,要是不认得,老阵师怎么会给风先生保驾护航?不过老阵师进半神境,为什么要感谢风先生?

????他脑子不笨,却也是不是很精明,一看曲绫昔孤零零的站在那摆弄着树枝,赶紧上前合身施礼道:“曲前辈请了,前辈,风先生和陆老阵师是什么关系啊?为何两人好的像一个人似的。”

????曲绫昔柳眉弯笑,眨了眨眼道:“有些事,不可问,不可问啊。”

????见他神秘兮兮的,班通卢顿时通透,赶紧拉着儿子退回到自己身边道:“琮儿,谨言慎行。”显然陆嗣源有意避开众人跟风绝羽去说贴心的话是有的放矢的,两个人之间存在着一些必要的联系,也可能关系到什么秘密是不想让他们知道的,要是让班琮再问下去,那就有点不懂事了。

????不过经此一遭,班通卢和班宜修对风绝羽的态度比之前更加谨慎了,三人退到远处,看着那黑漆漆的洞口,顿时感觉风绝羽就跟那洞口一样,有点深不见底的意思。

????回往了片刻,班通卢轻咳了一声,传音入秘儿子和班宜修道:“唉,幸亏风先生答应交易《八指录》了,若不然,大族老肯定出手,一旦让关系恶化,鹿死谁手还真难料定!”

????听到他的感叹,班琮赶紧传音回去:“可不是,我就说对风先生只能来软的不能来硬的,多亏咱们没动手,要不然下场会很惨的。”他想到了刚才突然出现的洛图阵,那可是让四个有着无上境修为的强者连还手能力都没有可怕阵法啊,就算大族老出手,面对这样的阵法,恐怕也只有等死的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