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众人三言两语的讨论着,始终讨论不出结果。

????清凉的空气,湿润的泥土。天古城街上一群小孩子愉快的玩耍着,各家各户也都洋溢着幸福的笑容。

????到了夜晚,城内恢复了平静。人间,仿佛回到了以往的安宁…

????云天在疆土界得到了五行至强的力量。界主献身对云天指点一二。而后回到人间,异界高手已经快要侵入人间。这时,赵雨的魂魄已经成为了天外之天的一个特殊的存在。面对实力强大的异界敌人,云天该如何取舍?

????星空的彼岸,不朽的时光轮盘,千年的龙骨,万年的破船,孤独的老人,宿命之中的红颜,幻灭的一刻,希望将点燃。不朽的誓言,只因千古的承诺,宿命的轮回挡不住你飞逝的时间。黑暗与光明的边缘,我现魂现,神现魔斩……

????云天在疆土界获得了五行至强力量,以绝对强的实力封印了异界通往人间的道路。

????赵羽的魂魄成为天外之天的守护精灵,她也肩负起自己的使命。

????云天的故事告一段落,但是并不是如此结局。

????星空的彼岸,毁灭之神守护在大轮回盘旁边,一阵幽怨的声音从大轮回盘之中传来:“星空的彼岸,不朽的时光轮盘,千年的龙骨,万年的破船,孤独的老人,宿命之中的红颜,幻灭的一刻,希望将点燃。不朽的誓言,只因千古的承诺,宿命的轮回挡不住你飞逝的时间。黑暗与光明的边缘,我现魂现,神现魔斩……”

????“看来云天已经继承大统,不知道另一位如今怎样了。”毁灭之神自言自语着,大轮回盘之中出现了另一幅画面。

????那是另一个世界,一座王城,叫做轩辕帝都。

????整个轩辕帝都,唯有王宫最为富丽堂皇。不说是金砖碧瓦,也是琉璃剔透,亮晶晶闪耀,宛如龙宫宝殿。

????除去这座王宫之外,其余的建筑全是翠竹建造。以及一些朴实的泥瓦土屋。可谓复古如初。

????这一天,水玲珑与清虚老道带着项雨的‘遗体’来到王宫,只见水玲珑泪流满面,已是泣不成声。清虚老道则在一旁细声安慰而感叹不已。

????轩辕景耀也很惋惜,亲自走下来安慰着水玲珑,之前轩辕景耀没有注意到水玲珑的容貌,今日一看竟是不能忘怀,如花似玉的模样深深的印在他的心底。这是水玲珑与清虚老道不曾想到的事情,算是一场意外。

????“项兄因何而死?找到罪犯我定让他碎尸万段!”轩辕景耀怒道。

????清虚老道瞄了轩辕景耀一眼,随即摇头叹道:“罪犯就在这座大殿之内。我已经发现!”

????听清虚老道这样一说。文武百官都慌了起来。纷纷低声辩解否认。

????清虚老道别有用意的看了轩辕景耀一眼,随即对着文武百官说道:“大家不要慌乱,罪犯并不在你们之中,而是另有其人。”

????轩辕景耀回头看着清虚老道,轻哼道:“除了文武百官之外就只有本王一人,难道你怀疑是我杀害了项兄?”

????清虚老道扑通一声跪在地上,并不断地磕头,求饶道:“大王误会贫道了。其实凶手现在正在这大殿的暗处!”

????文武百官顿时惊呼起来,并不住的向周围观察。

????“荒谬!大殿内没有一个藏身之物,你有何证据说明大殿内有人藏在其中?况且王宫戒备森严,谁人能够轻易闯进王宫并神不知鬼不觉。”

????清虚老道跪在地上没有起身,低头说道:“一般的人当然不会轻易~的进入王宫,不过有一类人拥有隐身的神通可以随意进入。”清虚老道将轻易两个字说的特别重。

????此话一说,殿内众人再次陷入慌乱之中。并有一排护卫主动将轩辕景耀围住,保护他的安全。

????轩辕景耀的脸色微变,亲手将清虚老道扶起,并说道:“既然道长已经发现了凶手。那么整个王宫随便你搜,务必要将凶手捉住。好为项兄报仇!”

????“好!”清虚老道猛地从地上跳起,将轩辕景耀吓了一跳。

????“天网恢恢疏而不漏!”清虚老道一甩拂尘,一道光束射出,就在轩辕景耀身旁,出现了一个身穿黑衣的男子。

????轩辕景耀惊呼,极快向后退出两步,眼中露出了不可思议之色,并有些不懂。

????“你、你怎么会现身!”轩辕景耀一时慌乱,指着黑衣人吼道。

????清虚老道饶有兴趣的看着轩辕景耀与黑衣人,随即微笑道:“大王不必惊慌,待我将此贼人捉住!”

????黑衣人见自己暴漏,身体极快闪烁欲要向殿外逃走,岂料身体刚刚弹射而出就被一种无形的屏障给挡了回来。

????黑衣人不可思议的看着清虚老道,惊疑道:“你施展了什么手段?”

????清虚老道笑道:“这是无懈可击的法术,便是专门对付你们隐动派的法术!”

????“怪不得你能够捉住我,原来你早就知道了我的身份,既然这样我也无话可说!”说完,黑衣人手里突然出现一个匕首,但是他并没有攻击清虚老道,而是抹脖自尽,出乎所有人意料。

????黑衣人的尸体躺在大殿内,流了一地的鲜血。清虚老道看在眼里,轻叹道:“怪不得很多人都喜欢雇佣隐动派杀人放火,隐动派的信誉的确可靠,就算自杀也绝对不会透漏出主谋。”

????轩辕景耀静静的站在原地,被一群护卫保护着。他现在有些心不在焉,竟然许久没有说话,黑衣人的尸体还躺在地上。

????这时,项雨突然站了起来。文武百官的脸色瞬间变得惨白,通通惊呼道:“诈尸啦!”

????轩辕景耀也异常惊恐,高傲的国主此时竟然极其胆小的躲在众护卫的身后。轩辕景耀探出头看着项雨,惊呼道:“你、你怎么活了!”

????项雨笑道:“我本来就没死,难道大王很希望我死吗?”

????“难道你在装死?”轩辕景耀脸色煞白,全身哆嗦个不停。

????看着项雨得意的模样,水玲珑也破涕为笑,轻轻的替他整理着散乱的头发。举动轻柔,温婉可人。令轩辕景耀情有独钟。

????项雨微微一笑,对轩辕景耀说道:“国主不要害怕,我真的不是诈尸。我只是用了个无懈可击的计策将凶手缉拿。反倒是这凶手出乎意料,竟然自杀。以至于现在还没有找到主谋。不过大王可以放心,我项雨今天发誓,绝对会找到那个主谋,并将其诛灭,为民除害!”

????轩辕景耀颤颤抖抖的走到王座前,坐在王位上,轩辕景耀极其不自然的对项雨微笑。并说道:“今天的事令本王受了些惊吓。捉拿主谋的事情就交给你去办吧。我要休息了。”说完,轩辕景耀便迫不及待的离开了大殿。群臣退朝。

????项雨三人走在街上,今天他们三人都格外的开心。其中清虚老道最为得意,因为让项雨装死的办法就是他给出的。

????项雨笑道:“姐姐,今天你表演的可真像。哭的那叫一个伤心,不知道我真的死了的时候你会不会像今天这样伤心痛哭。”

????“闭嘴,不要说这么不吉利的话。你怎么会轻易死去呢,你可是要与天地同寿的。”水玲珑怪嗔道。

????清虚老道听出了项雨话中的不对劲。并疑问道:“难道当时你已经醒了,否则怎么会知道你姐姐为你哭泣?”

????听清虚老道这么一说,水玲珑也很好奇。看着二人好奇的眼神,项雨撇撇嘴,不屑的说道:“还说什么灵丹妙药,玲珑姐姐哭到一半的时候我就已经醒了。其实我一直都在装死,憋得我好生难受!”

????清虚老道挠了挠头,讪讪道:“药量少了,药量少了。下次我会注意多放药的。”

????“下次?你还让我装死!多放药,你要下药害死我啊?”项雨对着清虚老道晃了晃拳。以表不满。

????“我说你怎么这么不讲理啊?”清虚老道与项雨对视着,二人彼此间的火花又要燃烧…

????“鸟了个屎的。老子今天就不讲理了,你能把我怎么着!”

????“小兔崽子,我不教训你你就不知道一加一等于几!”

????这一老一少大眼瞪小眼,谁也不服谁。

????就在水玲珑替项雨二人头疼时候,窦芽竟然在此路过。窦芽看了项雨一眼,微哼一声,显然她还在为上一次项雨对她吼而生气。

????“一加一当然等于二,这么简单的问题连小孩子都知道。你不要侮辱我未来的老公!”窦芽气呼呼的瞪了清虚老道一眼,然后像只猫咪一样扑到项雨怀里。

????项雨绷着个脸,非常无语。轻轻拍了一下窦芽的背部,项雨叹道:“大小姐,我知道您不是小孩子。你不是一直都生我气吗,怎么现在还来找我。这样吧,我离开你,以免你看见我生气。”

????窦芽依然腻在项雨怀里,并笑嘻嘻的说道:“即便我当时真的生气了,但是我现在并不生气,而且很甜蜜。因为我知道打是情骂是爱,上次你只不过轻轻的说了我两句。证明你还是喜欢我的。我期待你以后打我骂我,因为那时候你便真的爱我。”

????“我勒个天神姐姐啊!你怎么就想出把这么一个死缠烂打的烦人精弄到我身边啊…”项雨一阵哀呼,窦芽则甜蜜的欢笑起来,并欢呼着:“老公老公!我就知道你是喜欢我的,看吧,你现在又这么说人家骂人家了。”说完,窦芽脸上带着一抹羞红。

????项雨跟看着怪物一样看着怀里的窦芽大小姐,无奈叹道:“你也有知道害羞的时候啊。”

????“人家是女孩子吗,当然会害羞的!”窦芽不依的娇嗔起来,脸色更加羞红。

????“……”

????项雨、水玲珑以及清虚老道三人集体无语。

????在窦芽超级粘人的死缠烂打下,项雨三人不得不又被她热情的请回到家中。

????吃过了晚饭,项雨、水玲珑以及清虚老道三人单独坐在一个房间内,似在商讨着某些机密,还不让外人知道。

????漆黑的夜晚,漆黑的房间,漆黑的眼睛…

????怦怦的心跳,阴沉的话语,**的奸笑…

????这一切,都发生在项雨三人的房间内。

????最后,项雨对着水玲珑与清虚老道说出了这样一句话:“那就这样定下来了,我们明天还去王宫一趟。继续吓一吓那只狡猾的毒狼!”

????于是,房门打开,水玲珑与清虚老道回到了各自的房间。

????项雨独自坐在房间,双手握拳,发狠的说道:“既然你想要杀我。那我便让你不得好死!”

????项雨轻叹一声。躺在了床上。闭上眼睛,一幅幅残忍的带着血腥的画面在他的脑海里闪烁。最后终于忍不住,项雨猛然从床上坐了起来,出了一身的汗,进行了两次深呼吸,项雨自语道:“我何时变得如此残忍凶狠,我还是我吗?”

????这**,项雨一直都在做恶梦。几乎一闭眼就会在脑中闪现一幅幅血腥残忍的画面。无头的恶魔,无数赤色的眼睛在空中漂浮,周围是无尽的漆黑,听不清的嘶吼…世界陷入了一片黑暗与杀戮嗜血之中,仿佛到了末日,走到了天地的尽头。

????这**,窗外一直狂风大作,大雨磅礴,雷鸣电闪。如此不平静的夜晚,惊雷响彻天际。却没有惊醒沉睡中的项雨。

????他已经陷入一场梦魇,沉浸在无止境的恶梦中。

????第二天一早。当他醒过来的时候,发现自己已经出了一身的臭汗。仔细回想昨晚做的梦,又怎么都想不起做的是什么。摇了摇头,项雨走下床,与众人一起吃早饭。

????当众人坐在一起准备开饭的时候,项雨发现除了水玲珑与清虚老道之外,窦家的所有人都是一副精神萎靡的样子。带着不解,便问道:“你们怎么了,怎么都无精打采的?”

????窦睨抏看着项雨摇了摇头,带着不解轻叹道:“昨晚下了**的暴风雨,打了**的惊雷,应该说是巨雷。声音异常响亮,弄得我们**都没睡好觉,这贼老天发什么疯?”

????“昨晚打雷了?我怎么没有听到?”项雨轻咦道。

????水玲珑大眼睛一眨一眨的看着他,惊呼道:“昨晚打那么大的雷你都没听到,你简直比猪都能睡啊!”

????窦芽与窦梓姐妹二人看着项雨一脸无辜的样子,都低下头偷偷地笑了起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