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田胜利点了点头,快步走到她身边,“这个村里到处忙着抓猪称猪,闹哄哄的,你们没出去?”

????“我也是刚回来没多久。”叶秀英瞟了眼屋内的儿子,身子一侧往水井的方向走去,“你那边怎么样?”

????跟在她身边的田胜利下意识地瞟了眼四周,走到水井边上笑道,“如同我们之前打听到的圆滑。”

????“贬义词?”

????“不急着下结论。目前来看,对方人缘非常好,几乎所有的人都站在他这一边。很会做人,除了与他父母兄弟那一边因为各种原因而关系不是很融洽,我还没听谁说一声他得罪过谁。”

????“是聪明人就好。”怕就怕遇上个自作聪明的,真要出点什么差错,任务的等级无疑又添了难度。

????田胜利明白妻子话里意思,赞同地点了点头。首长重点指出以保护为主,其次避免有嫌疑人员接近对方。

????这个度就非常需要保护对象的头脑清醒。而通过这半个多月的近距离观察来看,此人还凑合。

????“还是没试探你?”

????“只能说他很能忍。就二个小时前,海市的马先源带了一大家子回来,里面有个四六不知的小子就有意挑衅他。”

????“房子?还是工作?”

????田胜利失笑摇头,“无非是听他不是姓马,想先来个下马威。他还没出声,边上的马振中几位就沉下脸。还是他三言两语就敷衍过去,一直陪那家人到祠堂,全程都是笑眯眯的,就跟听不懂似的。”

????叶秀英皱起眉,“听着就很有心计。你说上面为何什么都不说就让我们过来,会不会对方还有其他什么事?”

????“慎言!”

????叶秀英抿紧嘴。

????田胜利前倾着身子,凑到她耳边,“记住,我们的任务就是保护好他,一旦有不明来意的人接近他,嗯?”

????“明白。”

????“我知道你想什么。”他何曾不是也很好奇,但纪律是纪律,容不得犯错。“能让那一位都亲自下指示,他的事情原本就不简单。别忘了你爸妈是如何能脱困,没有那位开口,你想如今还有几个人敢抢人?”

????叶秀英吁出一口气,缓缓点头。她忘不了东奔西走力证父母清白却人人避她如过街老鼠,就差那么一点。

????见状,田胜利岔了话题,“那一边你观察得如何?今天整个屯子这么热闹了,那小丫头还是没出来?”

????“我借故往那边走了一圈,那孩子好像有意避开不熟悉的人,可我又发现她在偷偷地观察我。”

????“与她家人之间的关系呢?”

????叶秀英脑海里出现一个小女孩的身影,微微摇了摇头,“跟之前的调查报告一样,有些孤僻。”

????“那就先这么放着。你盯牢点,一旦发现不对劲,就是我一时不在,你立即施行第二套方案。”

????“明白。”

????田胜利拍了拍妻子肩膀,“压力别太大。你没瞧这个村子很不错?也许年前就可以让爸妈他们过来。”

????“可行?”涉及到父母安全问题,叶秀英就不是很肯定。她可忽视不了保护任务的潜在之意,就是一旦有危险人物靠近不能逮捕,就立马击毙。这也是她宁愿先让父母晚些时间出发的原因之一。

????田胜利沉吟片刻,“让二老长期留在家不是办法,你也知道外面有多乱。等我再打听打听周边情况。

????以目前来看,应该是不成什么问题。毕竟有这一座佛在,最起码爸妈在这里比在外面更安全。”

????叶秀英默默点了点头。但愿吧,她就担心刚刚脱困的父母又不知什么时候会被以莫须有的罪名带走。

????这次要不是当女婿的力揽狂澜,她这唯一的女儿身上又有过功劳,谁也不知道好好的一个家会如何。

????“我还有个担心。你也打听到了,这里春耕和农忙说家家户户男女老少都要参与,爸妈一旦过来,他们能不能吃得消?”

????不怪田胜利有这个顾忌。

????他老丈人就是位大夫,擅长的是动手术刀片;而他丈母娘更是位文人,最擅长的是挥毫泼墨。

????让这么两位老人放弃城里户口入住到山沟沟干农活?他都不敢想象,可就让二老待在城里?

????不说妻子,就是他也不放心。

????难不成下次还要麻烦那位日理万机的老人家?

????他倒是能证明二老年轻时出过国也是一心放在求学上,而他们那些离开祖国的族人更是以华人自居。

????但有何用?

????大趋势如此。

????田胜利不想再提起这个话题让爱人又一次陷入困扰。本心上他还是想在年前先排除外在危险,然后让二老速速赶来团聚。

????没瞧人家关有寿也不是没点准备?他家的双胞胎跟赵家学武总该不会是他一时心血来潮来个临时起意。

????“让三七有空出去玩玩,别总待在家里。我回来还听到那边几个孩子在玩闹,玩得还挺开心的。”

????“这孩子还在担心他姥爷他们。”叶秀英侧头望向正房,暗暗叹了口气,“先让他缓一缓吧。”

????田家的堂屋原先也贴了伟人画像,这半个月多以来又陆陆续续地添了不少物件。尽管叶秀英秉着入乡随俗的习惯,但文化人还是文化人,除了两口灶和家什之外,处处还散发着雅意。

????掀开带着绣了竹子的门帘。

????西屋炕前支着一个简易的木料画架,略底于画板的炕沿上是根根大小不一的毛笔和盒盒五颜六色的染料。

????田三七站在画架前正全神贯注地用手中的画笔在画板上涂抹作画,更是时不时地调换着不同画笔。

????叶秀英轻手轻脚进来时,画板上的画作已经接近尾声,马六屯清晨时的一景一物赫然跃于纸上。

????“妈?”

????“你姥姥见到了会很开心。”

????田三七羞涩地笑了笑,“我不会忘了每天跟我爸晨练。”

????却独独不提跟她学医,好让姥爷高兴?叶秀英哑然失笑。唯一的外孙一向以来对学医不感兴趣,她爸又该吃醋了。

????“我姥说等我们安顿好了就来,妈妈你要不要再催催?我觉得这里很好,村子安静人也很好。”

????他姥姥又能安心画画,而他姥爷就是不用进手术室主刀也可采药;他爸虽说已经受了重伤,却也能陪他长大。

????最最重要的,他妈再也不用东奔西走。

????他一家人终于能在一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