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向暖去了公司没见到温之河,打电话才知道他被打了,赶到他那里的时候看到他绑着胳膊,不自觉的心里一震,“你还好吧?”

????“你还知道回来?”

????温之河只淡淡的数落了她一声,不自觉的打量着她那一套黑沉沉的着装。

????向暖心里也五味杂陈,一时站在门口忘了进去。

????“你就那么一声不吭走了,你知道我多担心吗?”

????温之河还是生气了,她总也不说话,他转身去看着她就质问她。

????向暖这才又抬起眼看着他,眼里不自觉的就有些刺刺的难受,“我说什么?”

????认识了快八年,以为要一辈子的人,突然转投别的女人的怀抱,让她怎么办?

????她的声音空洞又无力,委屈却不娇作。

????“你可以来质问我,可以打我骂我恨我,但是就是不能一走了之,要是你出什么事,我这辈子都完了知道吗?”

????温之河生气之极。

????向暖却是半个字都说不出来,只觉得胸腔里难受的厉害,转身便要走。

????却是刚走了没几步就被追出来的人给拦住。

????“别走!”

????温之河抓着她一只手,难受的从她身后把她抱住。

????“阿暖,别让我们之间成为这样好吗?”

????他低声说着,这些天对他来说简直就是生不如死。

????那些日子他们俩心里有了隔阂他也烦,又一晚喝醉了正巧胡小糖上来。

????他们领证那天胡小糖的同事突然给他打电话说胡小糖流产了,昏迷不醒,那都是他的错误,所以他才不得不离开。

????向暖跟他回了房子,在沙发里坐下后向暖看着他的伤:“你怎么回事?”

????“遭报应了吧!”

????温之河笑了笑说道,这时,平静了下来。

????“那最近公司的事情都交给我来做吧!”

????“阿暖!”

????温之河再也张不开口让她给他一次机会,她能来见他,他知道她已经尽了全力。

????他们平时很少吵架,争执,正是因为这样所以他们之间一旦有一方真的出了问题,才难以饶恕。

????“胡小糖挺好的,她身体好了吗?”

????向暖轻声问他。

????“嗯!”

????温之河没有再看她,他是羞愧多于内疚的。

????“我后来想了想,她比我适合你多了,她那么爱笑,又会逗你开心,我,大概只适合做你的拍档,或者,天下无不散之筵席?”

????向暖想好了一切,来这里的时候。

????或者他们终究分道扬镳,从此再见面,只有点个头的情分。

????“公司是我们两个人的,何况我现在这样,很多事都得压到你肩膀上。”

????温之河失笑,有些胆怯的看着她,真的不想再听她说一句要分的话。

????向暖点了点头,“那你好好养伤,我先走了!”

????温之河没说话,坐在沙发里没动。

????向暖抬了抬手,想要去拍拍他的肩膀的,可是最后,竟然没有勇气去碰他。

????转身便走了!

????向暖不接他的电话,他用微信编了很长的一段消息给她,言辞间还算理智,告诉了她事情的来龙去脉。

????从温之河那里出来之后她便又回了办公室,自己在那里整理客户资料,之前的事情就像是没有发生过一样,完全没有影响她的工作。

????倒是快下班的时候,向励开车过来,向暖听着敲门声抬眼看着门口站着的男人,他竟然穿着西装,不过依旧是玩世不恭的模样,去给他开了门,“你又要干嘛?”

????“我替你报仇了,听说你回来,带你回家!”

????向励走进去,打量了下他们那间办公室。

????“回家?你是在跟我搞笑吗?我早就没有家了!”

????向暖淡淡的一声,又走回去,把整理好的材料都放在一起装起来。

????“爸妈那是没办法才把你卖给霍澈的,再说了,霍澈不是也没把你怎么样吗?还帮你问爸要了那么多钱,倒是那个温之河,渣男!”

????向暖眉目一紧,突然想起他刚刚好像说替她报仇了,报什么仇?

????“向励!不会是,温之河受伤是你找人打的?”

????“不然呢?我们向家的女人,岂是别人想怎么玩弄就怎么玩弄的?正好认识几个能打的朋友!暴揍他一顿已经是给他面子了,小爷我不想刚回国就摊上人命官司。”

????“……”

????向暖不敢置信的看着他,他竟然把她当向家人吗?

????整天一口一个向暖的叫着,还隔三差五就做出要暴揍她的架势。

????他该不会是有暴力倾向吧?见谁都想要打一打才过瘾?

????向暖十分怀疑温之河是替她挨打了,这小子一直想揍她,几次都被霍澈给拦了下来,所以他就把气洒在温之河身上了?还说的是为她报仇,打着她的名义,这小子这么可怕吗?

????向暖觉得以后更不敢招惹他了!还得见了躲着走!

????“爸妈让你回家去住,免得再被那姓温的纠缠!”

????向励站在旁边说道,然后看着她那身板正的衣服不自觉的皱了皱眉:“你今天这一身有点像是去哭丧!”

????“……”

????向暖低了低头,她也不知道霍澈介绍的那位听说很厉害的设计师是不是喝高了,竟然给她选了这么一身。

????正黑色西装里套了件深蓝色的衬衣。

????“你还不下班?我车在下面停着,走不走?”

????“走什么走啊?你当我真的会跟你回向家?”

????“那你要去哪儿?”

????向励不太高兴的问她一声,总觉得她一个没什么用的女人,比皇帝老子脾气还大。

????“我去哪儿要你管?你呢?穿成这样是去公司了?”

????“小爷我正式上班了,不过那个班上不上的,反正早晚得倒闭。”

????“……”

????向励今天看了眼公司的账目,看完后简直想一走了之,要不是看到那老头白发苍苍。

????向暖觉得跟他真的无话可说,从小到大他就爱跟她吵,他十几岁就被送出去读书,但是每年回来趟,准是要挑剔她的。

????“到底走不走啊?”

????“自从大学开始我便不在家住了你不是不知道吧?”

????向暖只得提醒他。

????“可是你现在住在外面干嘛?温之河反正也不跟你睡了,霍澈呢,你好像也不喜欢。”

????姐弟俩正说着话,向暖的手机响起来,向暖看了眼,竟然是霍澈,不自觉的就看向向励。

????向励的眉头抬的老高,看她的手机屏幕。

????“喂?”

????向暖立即接了起来,不想被他看到人名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