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药盒拆开过,药板少了两粒药。

????这退烧药是怎么到她房间里来的?她记得她反锁了门呀……

????陈恩赐转头看向了门,锁被撬坏了。

????陈恩赐:“…………”

????陈恩赐虽然对昨晚发生的一切未曾亲眼目睹,但她大概也能猜出个之所以然来。

????她失去意识之前,模模糊糊中听到的开门声是真的,住在隔壁的那位冒雨去给她买退烧药了。想必是回来后,迟迟没能敲开她的门,他不放心,就撬坏了她的锁。

????所以,药板上少的那两粒药,是隔壁那位喂给她吃的?

????陈恩赐也不知自己到底害羞个什么劲儿,总之耳垂到脖颈处升起了一层薄薄的温度,就好像是退掉的烧,又重新烧了回来。

????陈恩赐出去洗漱时,特意往主卧门瞥了一眼。

????门紧闭着,不知道秦孑在还是不在。

????洗漱完,陈恩赐点了份外卖,等外卖员送到时,她特意没着急去开门,由着外卖员“咚咚咚”的排了好一会儿门,见主卧的门始终紧闭着,她这才知道秦孑这是没在家,然后起身去接了外卖。

????重感冒没好,陈恩赐也懒得出门,一个人窝在自己的小床上看电视剧。

????大概在下午四点钟,她听见了门响声,她立刻丢下手机,当成尿急的样子,飞速的奔出次卧。

????秦孑单肩背着一个黑色的书包,正弯身单手换鞋。

????他听到动静,微微抬了一下头,恰巧和陈恩赐投过来的目光撞上了。

????两人视线一碰即分,秦孑垂着头继续解鞋带,陈恩赐在原地站了片刻,蹭去了洗手间。

????一分钟后,陈恩赐在洗手间里听见了秦孑卧室门被关上的动静。她又耗了一分钟,才从洗手间出来。

????她盯着主卧的门看了又看,然后就犹犹豫豫的走上前,抬起手想要敲门又放下,如此反复了一会儿,最后她还是回到了次卧。

????陈恩赐在床上翻来覆去了好一会儿,就暴躁的坐起了身。

????不就是道个谢吗?

????她踩着拖鞋,蹭蹭蹭的走出了次卧,三分钟后,又灰溜溜回来了。

????她用力的挠着墙,内心抓狂了一会儿,然后一边吸着鼻涕,一边坐在了书桌前,拿着笔和便签纸开始写字。

????在她垃圾桶里堆了小半桶便签纸的小团团后,她最后还是选择了最初写下的那句话:“谢谢你,退烧药,还有喝醉酒的那一晚。”

????陈恩赐捏着便签纸,走到主卧门前,将便签纸从地面的门缝里塞了进去。

????她怕秦孑没注意到,临溜之前还砰砰砰的、力大无穷的拍了三下门。

????回到次卧后,陈恩赐盯着手机开始计时。

????三十秒,一分钟,两分钟,迟迟没等到秦孑回应的陈恩赐,开始不淡定了。

????隔壁的那位难不成睡着了?要不她再放首“今天是个好日子”?

????就在陈恩赐正准备挪去共用墙壁跟前时,她的次卧门传来了一道很短促的声音。

????紧接着,她的门缝下,也进来了一张便签纸。

????陈恩赐急忙跑过去,捡了起来。

????“退烧了?”

????秦孑的字写得龙凤飞舞,相当漂亮。

????陈恩赐捏着便签纸看了又看,然后就提笔撕了一张新的便签纸开始写字。

????“退烧了。”

????不行,有问题必答,显得她太乖巧了。

????“我是跟你住了这么久,都没出事,才和你一起喝酒的。”

????不行,显得她太在意他说的那些话了。

????“我不是因为你说那些话生气的,我是因为……”

????陈恩赐没写下去,直接将这张纸揉吧揉吧,藏在了垃圾桶众多纸团的最下面。

????纠结来纠结去,最后陈恩赐落笔写了十一个数字,再次跑到主卧门前,将便签纸塞了进去。

????前一秒回到次卧,后一秒陈恩赐的手机“嗡”了一声。

????一个陌生的十一位数字发来了一条短信:“?”

????陈恩赐捧着手机:“隔壁的?”

????陌生的十一位数字:“嗯。”

????陈恩赐:“哦。”

????秦孑:“嗯。”

????陈恩赐:“?”

????秦孑:“?”

????陈恩赐皱了皱眉,这是什么傻X对话?

????过了会儿,陈恩赐望着她和隔壁那位互发的短信,莫名其妙的笑了。

????虽然两人传过纸条了,发过短信了,但在客厅里撞上面后,谁还是没跟谁说话。

????直到夜里十一点钟,秦孑洗完澡出来,看到在餐厅煮热水的陈恩赐,他停顿了几秒钟,还是走到了她跟前。

????陈恩赐看了他一眼,没说话。

????水开了,秦孑抬手,端起热水壶,往她放了小半杯凉白开的水杯里,兑了一些热水。

????陈恩赐又看了他一眼,还是没说话。

????秦孑倚在冰箱门上,盯着她喝水的侧脸,忽然就笑了:“未成年,这么记仇的吗?”

????“才没有!”陈恩赐放下水杯,撇开头,给了秦孑一个后脑勺,因为感冒,她的声音闷闷的,有点可爱:“我只是感冒了,怕跟你说话传染给你而已!”

????“哦。”秦孑突然伸出手,抽走了陈恩赐握着的水杯,然后唇贴在她刚刚喝水的地方,将她杯中剩下的水喝了个干干净净,再然后在小姑娘一脸懵中,缓缓地放下水杯,“现在不用怕了。”

????…

????陈恩赐微闪了闪眼皮,将思绪从过往中拉了回来。

????直到如今,她也不知道是秦孑任由着喝醉的她在大街上睡了一夜,真的教育到了她,还是他说的那些话让她不想被他看扁,总之从那之后,她对外的说辞变成了酒精过敏,她想喝酒,也都会是在家里喝,有时候在外面实在逃不掉,喝几杯酒,总会第一时间让陆星把自己送回家。

????这五年里,她再也没醉过……直到昨晚。

????陈恩赐最会打发一个人的时光了,她为了不让自己在这样低谷的情绪中一直沉浸下去,选了个喜剧片,然后在沙发上摆了一只大熊,陪着自己一起看电影。

????看电影的过程中,很开心,可电影结束后,心情反而更孤寂了。

????就在陈恩赐犹豫着要不要陪着熊先生再看部电影时,她的手机响了。

????秦孑:“?”

????他这是在回复了她上午的短信?

????陈恩赐一时之间不知道该怎么接这个问号。

????三分钟后,手机又“嗡”了一声。

????秦孑:“我床单呢?”